進退兩難——淺談後伊斯蘭時代的埃及

前言:由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以宗教和武力統一了阿拉伯半島,到繼承人建立政教合一橫誇中東及北非的伊斯蘭國家,至近代分裂到地區獨裁政權,最後在2011年底茉莉花革命開始人民群起反抗。前後近五百年時間,從政教合一到世俗化,從獨裁到民主政制,在地區大國埃及首見民主選舉,為旁邊炮火濃濃的敘利亞燃點了一點點希望的時候,總統短短一年又被軍方推翻陷入混亂之中,而地中海彼岸的土耳其政府對示威使用的暴力亦不遑多讓,令人搖頭歎息……在中東另一方的伊朗,剛剛完成了政黨輪替,看似和平之路卻依然舉步維艱。

1952年軍方政變推翻了穆罕默德.阿里皇朝,阿卜杜納塞爾(Abdel Nasser)成為總統,任內一系列舉動,包括國有化蘇伊士運河(引發第二次中東戰爭)、成立阿拉伯聯合共和國等,使埃及取得中東大國的地位。儘管民生經濟和外交都取得極大成果,他和他的軍人出身繼任人都沒有興趣把權力拱手於人,相反擴大秘密警察體制以把權力牢牢緊握,把權力在軍隊間私相授受,一貫槍桿子出政權的思維。

可是這種權力更替實現方式也是頗為悲慘,納塞爾病逝後由薩達特(Anwar Sadat)繼任,後者卻被激進伊斯蘭份子刺殺(有陰謀論說,時任副總統穆巴拉克事前收到情報但刻意讓其發生),穆巴拉克順理成章登上總統之位,橫徵暴斂三十年,眾所周知被人民推翻面臨牢獄之災,罪有應得。

在2012年6月隨即而來的民主選舉,誕生了埃及第一個民選總統穆爾西,但其伊斯蘭背景也惹人懷疑,僅僅過半數的選票顯示他的認受性不足。國家還不是因為一個領袖更替而一夜改變,軍政部門充斥著舊時代的既得利益者,改革進度緩慢自是意料中事,面對嚴酷的政治鬥爭,頒布新法令加強總統權力,激發了各方反對,尤其恐懼國家會返回伊斯蘭宗教統治。在愈趨激烈的示威,軍方最終介入推翻並軟禁穆爾西,更乘機對付其所屬政黨成員,也毫無道理可言……

雖然建立了民主選舉,但相應的制度沒有建立,權力沒有制約,總統隨意擴大權力,軍方隨意推翻政府。民眾對於自己選舉的政府,儘管她沒有絕對多數支持者,但一出問題另一方即強烈反對,甚至引來獨裁禍手的軍方,但求推翻既定結果,這次事件也顯示伊斯蘭支持者與自由派支持者分歧甚大,或許在獨裁政權生活太久大家已經不相信『妥協』一詞。所謂民主精神,包括尊重每個人,不論背景,就算所謂自由主義者站在道德高地上,但無視伊斯蘭等等較保守的人民意願又是哪門子的民主?無論千萬般不願意,但普遍埃及人必需要相信幾百年的伊斯蘭教政體下,較保守的人民自然佔了不小的比例,就算認為後者是落後的,也得接受他們同樣擁有表達意見的權利。

(News Feed剛剛又傳來軍方向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開槍的消息,令人內心一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