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山下——阿美尼亞與土耳其的近代深仇

最近發生的『土耳其之春』鬧得熱哄哄,土耳其政府暴力驅散示威者的行為令人甚為不齒,然而,這與近一世紀前發生的屠殺相比只是『小菜一碟』……

去年在大中東(Greater Middle East,概念詳看張信剛教授的大中東行紀)地區旅行,甫踏入小高加索地區的阿美尼亞(Armenia),一個對不少人來說聞所未聞的國家,立即被她的高山風光吸引。群山中最備受注目的,當數Mount Ararat(阿勒山/亞拉拉特山)。

120526085

Mount Ararat,位於土耳其接壤阿美尼亞邊界,傳說是挪亞方舟在大洪水後著陸的地點,被阿美尼亞人視為神聖的山,國家的象徵。然而,極度諷刺的是,敬仰此山的阿美尼亞人根本不能接近她!原因是此山位於土耳其境內,兩國關係極度惡劣,兩國邊境關閉不能通過。箇中恩仇種種,最殘酷當數1915年的阿美尼亞種族大屠殺。

阿美尼亞人,曾經組建輝煌一時的阿美尼亞帝國,幅員東至裡海西至地中海,即現今阿美尼亞、阿塞拜疆、伊拉克、敍利亞、土耳其東南部。五世紀後國力漸衰,遭波斯人、突厥人交侵分裂,輾轉成為不同強國的附庸,近一千年後西阿美尼亞落入奧斯曼帝國(Ottoman Empire)統治。除了種族不同,阿美尼亞人信奉基督教,帝國對這些『異族』由初期的容忍態度漸轉歧視壓迫,而阿美尼亞人的民族主義興起,離心漸大,甚至引來信奉東正教的沙俄介入,奧斯曼帝國蘇丹Abdul Hamid II選擇以無情屠殺鎮壓(Hamidan Massacre 1894-1896)。

在民族主義背景濃厚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奧斯曼帝國與沙俄在高加索地區交戰,1914年冬天在薩瑞卡密斯遭遇慘敗,軍方卻把失敗歸咎於阿美尼亞人通敵協助俄羅斯人。自1915年伊始帝國內便著手清洗阿美尼亞人,又精心準備各種宣傳抹黑,指控他們通敵賣國,於4月24日在君士坦打堡(伊斯坦堡)突然拘捕阿美尼亞知識份子和社區領袖,標誌著一系列極度殘暴的種族清洗開始。奧斯曼議會通過『特西爾法』等法案,與納粹德國的『紐輪堡法案』相似,兩者都以所謂法理手段驅逐威脅本國的人,實質是種族主義排外的藉口迫害特定民眾。

在小亞細亞地區(今土耳其)各地的屠殺與迫害隨即爆發,除了一般信奉基督教的阿美尼亞人,連與土耳其人通婚或已改信伊斯蘭教的都不能倖免,最大規模的行動,莫過於強迫押送數以十萬計的阿美尼亞人到敘利亞東部地區,長途跋涉越過荒漠卻毫無補給,很多人在極度艱苦的行程帶來飢餓或疾病致死,中途等待他們的只有轉運站或集中營,而他們也會被押送的軍隊或當地人搶劫和謀殺。由於受害者眾,沿路堪稱屍橫遍野,僥倖到達終站的,最後命運往往是無情的屠夫將他們活活燒死……

最終的死亡數字,估計由三十萬至一百五十萬不等。所以有人說,專指對猶太人屠殺——Holocaust一詞也應該包括這場對阿美尼亞人屠殺。至今,對猶太人屠殺獲得世人廣大認知,而德國政府也為此承認、道歉與賠償,反而土耳其政府卻依然否認她曾策動對阿美尼亞人屠殺,甚至在國內此事也依然是禁忌,動輒會被民族主義者騷擾甚至被政府以侮辱土耳其罪起訴(最著名的例子應為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Orhan Pamuk)。

人說,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一世紀前,這個政府被民族主義束縛了靈魂,製造打壓對象,做出慘無人道的惡行……一世紀後,為了幾棵小樹而爆發的示威,政府卻指責有外部勢力介入(卻忘記了自己也在支持敘利亞反對派),在演說中煽動開明民眾與保守人士的關係,不得不疑惑究竟由伊斯蘭哈利發到民主政府總理在一百年間思想有多少進步?在歐盟還只是屬於半個成員國地位的土耳其,在這樣的人權紀錄下,原本恐懼土耳其人湧入破壞經濟文化平衡的歐洲人都鬆一口氣吧……

後記:當時與以色列人同遊阿美尼亞的大屠殺紀念館,他感歎縱然殘酷但這場大屠殺少為人知。我說,一百萬人被殺了很悲慘,二次大戰時中國死了三千萬人在國際上又有多少人知道?不過算了吧,這還不算殘酷,在文革期間被自己人害死的幾千萬人連在中國都沒人說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