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國記——古城謎踪——Yazd 亞茲德

上回話說由Shiraz出發,在長途客運站乘大巴到Yazd。

當地大巴與大陸常見的大巴相似,規格差不多,每行四座位分左右兩排,較高級那種左一右二共三座位,較寛敞也較貴,票價比前者貴約三分一。

巴士約於晚上十點出發,入夜後離開城市便是沙漠一片漆黑,巴士在任何時間都播放節目,於是戴上耳機便沉沉睡去。

六小時後抵達Yazd,人生路不熟,只帶著在Shiraz認識的香港人給我的旅館名片,好在下車後有個熱心的伊朗男人帶我去找計程車。

[FYI]

Yazd 亞茲德

波斯最古老的城市,歷史可追溯至三千年前。由於地處沙漠之間的綠洲地帶,故此數千年間幾乎免於亞歷大、伊斯蘭教、成吉斯汗等征戰摧殘,成為其中一個波斯歷史文化最古老的地標。而這裡一度是拜火教的宗教中心,在伊斯蘭教戰爭期間,鄰近的拜火教教徒逃到這裡避難。

1271年馬可孛羅路過停留這個城市,讚歎其高雅氛圍,及精巧的絲織品。

[/FYI]

這裡分為新城舊城,後者有大群泥土建築,驟眼看實在千篇一律,像個迷宮一樣。司機把我丟在古城某處,說旅館就在附近,清晨五時,日未出,清清冷冷,獨行古城,別有滋味。

尋尋覓覓,眼前毫不起眼的正是旅館。在門前折騰一輪,才記起要敲門前把手才會有人應門……清晨涼意甚濃,沙漠地區嘛。

旅館裡別有洞天,裝潢堪稱精緻,可說是沙漠中的綠洲。倒頭大睡四小時再出發。

時值春天,但白天天氣炎熱,不躲在陰影行動很難。小路縱橫交錯,就算有LP的地圖旁身也頗為吃力。

在古城穿街過巷,路過清真寺。看守人讓我隨意參觀,內裡搭有鐵架裝修,不過不見任何人員。

後來才知道這裡就是LP所說的Bogheh-ye Sayyed Roknaddin,藍色圓頂使它成為古城地標,其實自己早就迷路了……

巨大的栢樹果實形木結構,據說有自由意志的意思,是在每年一次紀念什葉派第三伊瑪目Imam Hussein時巡遊用。

[FYI]

Imam Hussein

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外孫,當時的什葉派信徒領導者,因拒絕承認當時倭馬亞王朝的統治地位,出逃期間在卡爾巴拉被截擊,被圍10日後全軍覆沒,本人慘死。最終導致伊斯蘭教遜尼派和什葉派決裂,被後者追認為第三伊瑪目(聖人)。

[/FYI]

順道參觀錢幣博物館及Lari House。

在某間地毯店的天台拍到Yazd的全景,可見古城樓房都相當矮小,在香港看慣屏風樓的我頓感視野開揚舒暢。注意長方柱體型建築,就是windcatcher,功能像分體式冷氣機一樣的冷卻塔。

於Alexander’s Prison(亞歷山大大帝時期,把反抗者囚禁在這裡)附近尋找Tomb of 12 Imams,數十平方米的空間竟然遍尋不獲,漸覺古城乏味,敗興而走之前,反而聽到……廣東話?

遇上香港人Joanne及Michelle,原來才剛進入舊城部分參觀,稍微充當嚮導一同繞圈。

回到新城,LP上薄有名氣的Orient Hotel,就是在Shiraz的司機極力推薦的那家,但可能名過其實吧?

商量下午行程,決定托旅館找司機兼導遊帶我們去當地拜火教的神廟,議定價錢滿懷期待出發,怎料出乎意外是日關門……

導遊亦甚為錯愕,解釋可能舉行某些儀式所以關閉。幾經商議,決定前往天葬場,承惠25萬IRR(約15 USD)。

這裡佔地極廣,位於Yazd城市的東南。放眼四周,荒涼一片,卻帶著肅穆氣氛。

靈堂,死者置中,親友在四方。

在靈堂儀式完結後,遺體會送往小山上的天葬場。從山上看Yazd全景。

天葬場入口,進門前沒有樓梯,只有幾個小孔讓人借力爬上去,防止野獸進入天葬場啃食遺體。而且門檻高而門口矮,幾乎要俯身進入,而示謙卑尊敬,這種門檻也常見於阿美尼亞的教堂。門口被土牆遮擋,以免內裡的景況直接曝露於人前。

死者都放置在坑的周圍,當然現在已經停用,。

然後回到城市,地標Amir Chakhmaq Complex。

前面看很宏偉廣闊,其實只是像一個牌樓。

喚拜塔據說已經維修了好幾年,朋友兩年前去也是如此模樣……

新城內一角的清真寺,忘了名字。

管理員熱情好客,特意開燈讓我們拍攝。

餘興節目,當然往Malek-o Tojjar飽餐一頓。

回旅館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