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難忘——Leitz Minolta CL

記得有篇相集標題是:My CL, my Child’s Love。

回想剛進大學的時間,當時仍以Canon EOS-1N配以Canon EF, CONTAX/YASHICA, Leica R, Pentax M42鏡,還自以為一氣過擁有幾大品牌的心血結晶,使用上除了重量也沒甚麼好挑剔了,知足常樂。

某日路過尖沙咀香檳商場的二手店,循例都要向一堆Leica機身行注目禮。一堆銀色M機埋了一台小小不起眼的黑色相機,M機們雖然漂亮,但清一色的牡丹有時卻不如那小不點綠葉引人注目?驟眼看好像只比Minolta Hi-matic 7sII稍大,登時覺得旁邊的M機碩大無比;細看頂部簽名『Leitz Minolta』,傳統Leica草書筆法加上Minolta的活躍跳脫字樣,比旁邊M4-2呆版的粗體Leica字樣好看無數倍。

價錢,我不忍心細看,便輕嘆一聲轉身而去。

幾年後大學生涯尾聲,在東京求得CONTAX G系,對RF鏡的表現為之驚艷。然而,那天偶然一面之緣,漸漸變成無可逆轉的執念。CONTAX G雖好,但當時奢求疊影對焦的操作,這樣無異於椽木求魚……

後來認識損友Sam,借我Minolta CLE連G-Rokkor 28/3.5和M-Rokkor 40/2,實在愛不惜手……所謂貪新忘舊也不過如此,當時又迷信機械的CL必然可靠,不久之後便迎來Leitz Minolta CL及M-Rokkor-QF 40/2。

(與損友的CLE和Rolleiflex 3.5F合照,然而圖中的裝備除了CLE都不在了……)

時光倒流回到70年代,這邊廂一眾日本廠商主導的SLR發展勢如破竹,反之Leitz無論SLR或RF都追不上時代步伐。1971年夏天,深感單靠M5和Leicaflex已無法應對危機,生活迫人,Leitz(80年代前的Leica)也不得不向時勢低頭,紓尊降貴(?)與Minolta合作,兩年後即推出低價版M機——CL。

Leica CL/Leitz Minolta CL,兼容大部分M Mount鏡頭,都是由Minolta日本製造,前者是在世界各地發售,後者是日本本土發售。雖然不清楚Minolta對CL開發工作的參與程度,但可以肯定它對設計這台史無前例的小型RF貢獻良多。TTL測光結構與Leica M5相近,犧牲測距精度使用簡單而小型的測距器,最後製作出比M5小一截的機身,更重要是價格大幅下降,最終希望與M5組成高低搭配。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雖然比一般M機小一截,但手持感並無影響(應該說碩大的M機本身手感太差了吧)。

觀景器/測距器,0.6倍率算是較低,觀景器較小,所以最外框只到40mm鏡頭框線(相近倍率,CLE有28而M6有24框線),除40mm外,還有50mm與90mm鏡頭框線。加上測距基線短,使用長焦大光圈的鏡頭較吃力,更要命是使用大口徑鏡頭會遮擋。測距器比M3/M2制式的簡單得多,基線較窄,框線和黃班較暗,這種將價就貨的設計三十年後重現在Cosina Voigtlander R系上。

測光體位於快門簾上,直接測量中心入射光,達成點測光。縱走快門與測光體拍照時聯動,後者完全收納在機身快門盤方後,前者完成拍攝動作,測光體的大幅度動作,造成機身震動較其他M機大。

全機只有測光體需要供電。所需的PX625水銀電池幾乎絕跡,有人提議使用PX625A䶨性電池代替,但電壓較高需重新調整ISO甚至內部電路適應,費時失事。事實上,原來的CDs測光體天生缺陷,造成現時市面上絕大部分的CL不是測光完全故障,就是對光線反應遲鈍。我那台機身,收縮一級光圈後入光量減少一級EV,但測光指示卻只感應到少了半級EV。

雖然百般不是,但憑著低廉的價格(與M5相比)和較正常的外型(以大部分人的審美眼光來說),推出後令M5銷量仆直,成為M系最短命(五年生產三萬台)的相機,反之Leica CL狂銷六萬幾台(未計Leitz Minolta及後期Minolta CL)。

CL資料

然而,短短三年CL也竟然被停產,綜合生產資料及我個人推測,CL的熱銷並沒有為Leitz帶來大筆財富,皆因Minolta的分紅佔一部分,而德國本土的M5及M4(1975年從新投產只有二千台)銷量慘不忍睹,顯然這不是當初Leitz招來Minolta的意願,以夷制夷不成反引狼入室。更甚是CL的存在動搖了Leitz對自家M Mount的主導(孤芳自賞?),Leitz自己所獲不多卻壯大了Minolta的聲勢,堂堂大廠,與其為他人作嫁衣棠,不如一拍兩散。1977年,停產CL、M4、M5後,投產M4-2,只是證明Leitz就是擺脫不了過去的陰影,或者說,M5與CL一役令它偏執地相信回頭路比摸著石頭過河更適合自己……

某日為本文特意到某二手店拍一張CL與M機對比照,皆因當時以為求得小家碧玉,怎料瑕疵滿佈,無謂留戀,急於拋售。

站在櫥窗片刻,漸漸回憶起當初凝望它的心情,儘管它有百般不是,終究與我一起經歷前所未見的RF世界。緣起而聚,緣盡而散;萍水之逢,往事難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